招遠血案已經過去三個月。反思這個悲劇的同時,值得關註的是,一個富裕的中產階級家庭,怎樣在“全能神”邪教的影響下,一步步走上毀滅之路?在信仰邪教、殘忍殺人的時候,他們有著怎樣的心理活動?
  這是一個被邪教摧毀的家庭。大女兒張帆和外人呂迎春成了家裡的主導者。就在血案發生前一周,張帆認為母親是“邪靈”,讓其他家人與之決裂,並攛掇父親和情人在一起。
  2007年女兒信教
  在這個畸形的家庭中,大女兒張帆是最早的“全能神”信徒。2005年,張帆從中國傳媒大學大專班畢業,次年考上中國傳媒大學本科。2007年1月寒假,張帆在河北老家撿到一本書,開始接觸並信仰“全能神”。張帆稱此時她在北京沒有教友,“將就”參加了一個普通的教會。轉折點在2008年10月,在網上一個論壇里,張帆看到,不少人在攻擊一個叫呂迎春的“信徒”,而呂的回答在她看來“很精彩”。她隨後通過Q Q和呂迎春取得聯繫,2009年夏天她來到招遠。在招遠住了一個星期左右,張帆回到河北老家,鼓動父母和弟弟妹妹也信仰“全能神”。
  在跟女兒信“全能神”之前,母親王麗曾信奉另一邪教“三贖耶穌”。而據南方周末報道,信“全能神”之前,父親張立冬曾試圖求助基督教以尋求“得救”,還帶著小女兒去過三五回教會,通過教會為汶川地震捐了500塊。
  2009年秋舉家搬遷
  2009年秋天,張帆和父母、弟弟妹妹再次來到招遠,在招遠的麗水苑買了一套房開始定居,並和呂迎春一起經常組織不定期的聚會。山東龍口一位前“全能神”教徒曾多次參加呂迎春和張帆的聚會,她開始感覺很正常,認為主要宣揚處世的道理。但因為“覺悟達不到他們的要求”,提出要退出後,她遭遇了尷尬,“當時我提出退出,他們沒說什麼,但對信‘全能神’的人來說,我退出就是邪靈惡魔。”
  在張帆看來,全家搬到招遠,方便呂迎春和自己“牧養他們”。在張立冬的妻子王麗看來,從河北無極搬到山東招遠,主要原因是能信“全能神”,這裡有“全能神長子”呂迎春;二是招遠的教學質量高;三是她有高血壓,不想在河北無極住。王麗認為,呂迎春以“全能神長子”的身份,治好了女兒張帆的抑鬱症,救了她的命,出於感激,為呂迎春買了套房。據南方周末報道,張帆姑父劉金棟很早發現,張帆性格過於內向,不太愛與人交流。
  此後,張家還多次給呂迎春現金。2013年2月,王麗給了呂迎春和張帆10萬元現金。2013年年底,呂迎春和張帆對張立冬夫婦說:“既然你們自願對教會奉獻,就把你們的錢全部打到我倆賬戶上”。於是張立冬從兩人的賬戶上分幾次往張帆和呂迎春賬戶各打入幾十萬。張帆稱,張立冬和王麗曾對她和呂迎春說,他們的一切錢財都奉獻給教會。而據王麗統計,張家的財產高達上千萬。張帆自稱,在招遠生活的全能神信徒,只要沒有工作,生活費用都是我出。
  2014年3月家人決裂
  王麗自稱儘管家人都信“全能神”,但她對張帆、呂迎春所講的“眾長子”將來能上天的邪說不相信。呂迎春則認為,張家除了張帆,其他人都撒謊,不是真的信“全能神”。2014年3月,這個家庭的矛盾升級。張立冬、王麗、二女兒張航、小兒子張舵(因未成年,另案處理)被呂迎春和張帆攆走,從招遠搬到煙臺居住。王麗描述當時“非常絕望”。
  5月20日左右,張帆和呂迎春交流後,認為母親王麗在挑撥自己和家人的關係,是“惡靈之王”。此後她做了兩件事:一是向家人揭露母親的本質;二是讓父親請來情人取代母親。
  5月25日,張帆以保養汽車、給狗剪毛等藉口,把父親和弟妹叫來招遠,將母親王麗撇在煙臺,讓家人認清母親的“邪靈”。為了給家人“洗腦”,張帆還在牆上寫過“殘殺、虐殺、殺牲口”等詞語提醒家人,父母做過殘殺、虐殺家禽、家畜等事,“喚醒”家人對王麗的認識。
  2014年5月25日情人加入
  代替王麗的是張立冬的情人、24歲的張巧聯,她比張立冬的大女兒張帆小6歲。
  在張帆和呂迎春的操縱下,這個“新母親”迅速融入到了張家。張巧聯稱,從18歲起她就和當時的房東張立冬保持情人關係。張巧聯父親稱,女兒曾經營過服裝店,離開河北老家前在城區擺地攤賣衣服。2014年5月25日前後,在接到張立冬電話後,張巧聯對父親謊稱要去訂貨,坐火車來到招遠。張立冬開車帶著一行5人,把她接回住所。
  來到招遠後,呂迎春告訴張巧聯,張立冬是她的亞當,她是張立冬的夏娃,而呂迎春是神。他倆都是神創造的,她和張立冬能在一起,也是神安排的。對於呂迎春的“亞當夏娃”說,張帆也持同樣觀點。在她看來,父親張立冬跟張巧聯本來應該是夫妻。張巧聯自稱,“為了能和張立冬在一起,我就相信呂迎春的話,如果不信,我覺得就要和張立冬分開”。
  按照張舵等人說法,“全能神”教徒按職位高低,分為長子、祭司長、祭祀和眾子子民。張帆和呂迎春是“長子”,其餘四人是“祭司長”。張巧聯對此的理解則簡單得多,她認為張帆和呂迎春是神,其餘四人是他們的“小羊”,雖然她也沒搞懂“小羊”到底是什麼意思。
  2014年5月28日集體行凶
  這樁震驚全國的血案,已有先兆。5月26日,張帆用拖把在樓道里打死了自己家名為“路易”的狗,理由是呂迎春感覺不舒服,認為它是“邪靈”。張帆自稱,殺狗之後,她和呂迎春確定自己就是神,感覺很興奮。
  5月28日晚9點左右,在招遠金都百貨超市買了生活用品後,張帆六人坐在麥當勞。他們買的物品里包括兩個拖把,十幾分鐘後,這成了他們的凶器之一。張帆稱,在麥當勞時周圍不少人都看他們,眼神充滿“好奇和善意、友好”。她感覺周圍的人跟他們是“有緣人”,渴望與他們交流。張航、張舵、張巧聯開始向周圍的人要電話。張航順利地從兩桌客人那裡要來手機號碼,她在手機通訊錄里分別存為“小羊”和“小羊2”。“我們相信他們既然是在我們身邊,就是跟我一樣的人,也是神的‘小羊’,只是他們自己還沒意識到。”
  但之後張航很快碰到“釘子”。據目擊者描述,張航走到受害者吳碩艷桌前索要電話號碼,被吳碩艷拒絕,說:“去,一邊玩兒去。”張航回到座位遭到同桌人的呵斥:“你要有自信,直接去問她:你給不給我手機號?”目擊者張洪鵬接受央視採訪時描述,張航又回到吳碩艷桌前,拍著桌子說:“你給不給我電話號碼?”
  “××的遇到瘋子。”21時18分,這位37歲的母親在微信朋友圈裡爆了粗口。接下來的幾分鐘,她遭到這6名陌生男女的瘋狂毆打。呂迎春對張帆說,鄰座那個女的就是惡靈,她一直在攻擊我們,並稱惡靈在吸她的精氣。張帆表示,“我必須殺死她,不然她就會殺死我及周圍的人。”張帆對著吳說“魔鬼”,對方說她是神經病,兩人隨即吵起來。期間,張帆看到吳的上衣腹部位置在抖動,認為對方在“發功”,“吸我及我周圍人的精氣”。麥當勞餐廳副經理李俊朋回憶,張帆六人中有人曾說“你們快看,她肚子氣得快鼓起來了”。張帆舉起椅子砸向吳碩艷,隨後用腳踩吳碩艷頭部。在張帆殘忍毆打吳碩艷的同時,張巧聯回憶,張航在她身邊說害怕。呂迎春則對他們兩人說:“這個人是邪靈,我好難受。夏娃,我感受不到你們的力量。”“夏娃”指的是張巧聯,在她看來,呂迎春的意思是“讓我們使勁打”。張巧聯隨後上前,和張舵拿同一個拖把打吳碩艷的背部。此間,呂迎春繼續不停暗示張巧聯繼續毆打。
  現場視頻顯示,殘忍毆打吳碩艷的同時,張帆六人口中喊著“她是一個惡魔”、“死去吧,惡魔”等口號。
  這個畸形的邪教家庭,終於不可自拔地掉入癲狂的深淵。(文中王麗為化名)
  南都記者 張少傑 實習生 王煜 周琳達  (原標題:一個“全能神”家庭毀滅之路)
創作者介紹

餐廳傢俱

rd61rdiyx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