儘管市交委準備了10頁、7000字的彙報材料,但在昨日群眾路線教育實踐活動“一把手訪談”中,媒體的關註焦點都在限外政策上——— 前天市長陳建華對限外政策的最新表態“不到非常擁堵不輕易實施”,讓人猜測事情正在起變化。當媒體連續三次追問市交委主任冼偉雄“限外到底搞不搞”時,他給出了回答:何時實施要看實際情況,會尊重民意。
  談限外 何時實施要尊重民意
  昨日採訪現場的椅子擺放成扇形,冼偉雄坐中心,外圍則全是媒體記者,這種現場組織形式讓他可以更好地面對媒體,但他也陷入媒體的“包圍式追問”———沒有人關心市交委提供的彙報材料里說了什麼,記者們一坐定就火力全開,全力追問限外政策。
  第一個提問是“什麼叫非常擁堵”。冼偉雄為此先花了10分鐘解釋廣州的限牌政策是如何跟中央政策相符,又是如何科學決策符合實際的,接著又反覆強調“限外的概念不准確,應該叫錯峰出行”。
  由於冼偉雄的回答仍沒有給出是否實施的準確信息,現場媒體第二度追問“限外的實施是否有時間表”,他則回應“時間表由客觀實際定”、“何時實施要尊重民意”。
  眼看仍沒有給出清晰的答案,現場媒體仍不放棄,三度追問:“這是否意味著限外最近一兩年不搞了?”也許是連珠炮似的追問逼得有點緊,冼偉雄先發出一聲“呃”,停頓了一會,換口氣才說:“我還是那句話,由客觀實際確定,如果某個區域堵得很厲害,我們總不能不管它。”
  限外三個問題的回答冼偉雄共花了14分鐘,南都記者註意到,其中沒有一次提到“限外是限牌的配套措施”,這句話在今年4月限外草案出爐時,市交委曾反覆提及,為限外的必要性做辯護。
  談車牌拍賣 開拍前不公佈參拍人數源於國家招標法
  第一輪限外追問結束後,沒有留多少喘息的機會,媒體再度追問車牌拍賣。
  第一問依然從陳建華市長新聞發佈會的表態開始,詢問車牌拍賣收入的去向。“其實昨天市長已經說得比較清楚了,我就再說一遍吧。”冼偉雄解釋,拍賣的錢由財政專戶管理,審計部門每年也會審計,拍賣的錢專門用於公共交通的發展,具體開支一定是在陽光下操作。
  車牌拍賣均價暴漲暴跌也讓市民一直呼籲拍賣前公佈參拍人數,避免人為營造競爭的氣氛,對此有記者問:“未來是否會公佈參拍人數?”
  對此冼偉雄表示,限牌政策從去年8月至今年8月屬於試行,現在沒有試行二字,是正式辦法,有效期是5年,不能輕易改動,等辦法再修訂會再聽取市民的意見,而且根據國家招標法的規定,每次競拍的人數在開標前是不可以公佈的。
  他再度重覆了此前市交委的表態:競拍人可以參照每次拍賣過程中公佈的兩次均價,理性投標,“上個月3萬塊均價,這個月到了1.56萬均價,也就是說市場已經開始自我調節了”。
  談電動車解禁 如果解禁是歷史的倒退
  最後一輪追問是近期的民生熱點,廣州是否考慮解禁電動車。看得出來市交委對此早有準備,回答問題時專門找了一張1988年市民推自行車過海珠橋的照片當背景,冼偉雄的回答也就從這張照片說開去。
  他說,如果有限的道路交通不用來發展公共交通,而是回覆到過去的摩托車年代,“我個人認為是歷史的倒退,這句話你們可以報道出去,說錯了可以批評我”,大概十年前廣州摩托車有150萬輛,“如果都恢復,廣州的交通將會出現什麼狀況?”“你們記者開車的時候,前面一大堆摩托車堵住你,(結果是什麼)大家可想而知。”
  “現在社會上普遍呼籲的是解禁電動自行車,可以走綠道,不是摩托車,不走機動車道的。”仍有記者不罷休。
  他於是指著背景照片反問:“你們看這張照片,這是25年前的交通狀況,你們希望回到那時嗎?”電動自行車也是個體交通,增加電動車不僅要考慮道路,還要考慮保管的占地,而廣州現在連續5年中心城區增長不到2%,如果再增加一種占用道路資源的工具,勢必增加道路承載力,解決城市擁堵,出路只能是大力發展公共交通。
  現場實錄
  限外的三問三答
  1問
  市長陳建華說限外“不到非常擁堵不輕易實施”,請問什麼才算“非常擁堵”?
  冼偉雄:這個問題我要多花點時間跟大家解釋,限牌政策是經過深思熟慮的,我們學習了先進城市的經驗,採取搖號加競價加環保三合一的做法,同時滿足市民柔性需求和剛性需求。國家對北上廣要求機動車保有量科學控制,廣州限牌跟中央政策是一致的。限外概念不准確,其實從頭到尾政府的文件都是叫錯峰出行,而不是限外,只是在早晚交通高峰的時候,在某些區域實施錯峰,拜托大家全面理解。廣州是中心城市,要加強周邊城市的溝通,才能對全省經濟發展有積極帶動作用,廣州也是全省人民的廣州。
  什麼叫嚴重擁堵?當擁堵程度低於老百姓的容忍和國際警戒線,我們就應該引導機動車實施錯峰出行:國際警戒線是每小時低於25公里,同時我們國家對交通擁堵也有定義,同一位置連續三個綠燈不能通過就是擁堵,擁堵也分等級,從1級到9級;(是否嚴重擁堵)也要聽老百姓的意見,真到了要錯峰出行的時候,政府就要敢於擔當。
  2問
  我們所理解的限外,也就是你剛纔表述的“錯峰出行”,何時實施究竟有沒有時間表?
  冼偉雄:這個時間表由客觀實際定。什麼叫客觀實際?按國家的道路法,各級人民政府根據道路擁堵的實際情況,可以做出這個決定(指限外),而且我們經過聽證,大部分群眾都支持實施。說到具體時間點,我們會充分尊重民意,也要根據客觀實際情況。我舉流 花 地 區 的 例子,前幾年春運時候人太多,流花地區就會封閉,從2009年開始春運實施了根本性的改革,流花地區就再沒有實施交通管制過,現在春運基本上常態化。
  3問
  這是不是說在最近一兩年都不會有“錯峰出行”的措施?
  冼偉雄:呃……我還是剛纔那句話,如果某些區域和道路真的堵得很厲害,總不能不理它,話又說回來,這樣人民群眾也會對我們有意見。
  限外新表態 各方說法
  市政協委員、限外聽證代表韓志鵬:
  政府該有一句明白話,到底搞不搞
  從現在各方表態來說,廣州限外不能說黃了,仍有實施的可能性,只是要考慮其他兄弟城市的意見,實施了怕傷了感情,也會彼此削弱經濟文化上的聯繫。其實無論從治堵還是治理空氣污染的角度,實施限外還是有動力的,但關鍵是省里支持。限外出來之後,政府也解釋不是為了阻隔兄弟城市來往,只是保住限牌的成果,如果不執行,還是有人在外地上牌,限牌等於沒用。如果到明年4月,限外聽證滿一周年還不執行限外,建議政府應該給市民一句明白話,到底搞不搞。
  市人大代表曾德雄:
  限外表態的轉變是理性的做法
  我個人理解,現在政府對限外表態的轉變是理性的做法,其(指限外)本身合理性就存在問題,所以這次表態是順應大勢。當然政府也沒說不搞了,但是根據獨特的政治文化,要讓政府明確表態恐怕不合實際,也只能委婉表達。不過我認為政府還是有必要明白地表態,兩會期間就最好,各種社會問題都可以拿出來說。限外政策的表態變化再次提出公共政策決策程序的問題,決策過程必須合法,政策才合理,廣州已經交過很多學費了,不希望再看到。
  高價拍牌車主、律師李修蛟:
  取消限外必須對拍牌者補償
  限牌限外政策的出台是非常不謹慎的,如果因此政府措施不當導致市民承受損失,所有參加拍賣的人需要補償,尤其是4月份限外草案公佈後到今天,拍賣價格不正常飆升,政府更應該有個說法。現在儘管沒有市民就此向政府提起訴訟,但並不表明市民的質疑就沒有了。
  採寫:南都記者 魏凱  (原標題:媒體窮追何時限外 冼偉雄說:尊重民意)
創作者介紹

餐廳傢俱

rd61rdiyx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